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用新浪微博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搞定

搜索

本文来自

小文字

小文字

人已关注

请你对梦想负责,请对梦想负责,永不言弃,我会和你一起,保卫心底最高尚的渴望。约你在有风的午后,将梦想像风筝放入暖年,照应往后追忆时,嘴角的微微上扬。

精选帖子

收起左侧

伤害,永远停留在它发生时候的样子。

  [复制链接]

10

粉丝

11

关注

178

帖子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11
421894 admin 发表于 2015-5-18 14:36:11
你以为你未曾赢过的原因只是没有尽力,其实你尽力了也是一败涂地。在感情的世界里,亦然。

1151911228d7b5ba6el.jpg


作者/李遥策

唯独那一天,这个城市没有雾霾。

凌晨四点,你站在她家楼下那堵整洁的石灰墙面前,愣了许久,留下吧。

她嘟着嘴摇摇头,执意要走。

身为男人,你只能无奈地回头,瞥了下那辆因为省油而给他争取了不少时间的车。

八个小时前,你承诺把油箱里的油开完,就让她回家,你天真地以为在这段时间能够挽回这段爱情。

但现在漫无目的地耗着,只会加重她对你的反感。

她甩开你,朝着大门走去。

你拉起她的手,迅速按下手中的解锁键。

“啾”的一声,背后的车灯亮起,远光灯打在你们的身上,墙上呈现出了一块两人紧密相接的影子。

你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石块,在影子的轮廓外重重地画了一笔。

她瞪着眼,带着一脸的疑惑,担心保安要来索赔或是罚款的时候,你却略微赞许地点点头,然后扭头看着她强颜欢笑。

是的,这是你们最后一次在一起的样子,两个影子一旦散开,这一笔轮廓就显得有些怪异和突兀,像一对驼峰,像一块还没完全发酵的面包,更像是一只泄气的皮球。

那么,两个人一旦散开,又会是如何——

十分钟后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,转身下楼,朝着你喊道:“记得把账清了,钱打我卡上。”

而你,打开手机,那串银行卡号却成为了你们最后分手的告别语。



一个月后。

你伸出手,把信封推到了她的面前:“数数看,有没有少。”

和你肥胖而又油腻的手相比,信封就显得有些干瘪。

她点点头,打开了信封,将拇指在舌尖上划过。

你点了根烟,偷偷欣赏她数钱的样子,粗俗但又散发着魅力,就像曾经每一个晚上,你们打烊之后,坐在床头入账的场景。

每一笔账的明细,她都要亲力亲为,这一点,她从来没变过。

烟抽到第三口,她就数完了,重新抖了抖信封,抬起头,瞪着眼:“少太多了。”

你掐灭了烟,往沙发上一靠,一副轻描淡写又带点不想还钱的嘴脸,“是吗?”

她拿起桌角的手提包:“剩下的钱请你尽快打到我卡上!”

说罢,她无奈起身离去,临走时,还拿走了你的半盒烟。

她走后,你挪过藏在沙发下的冰淇淋蛋糕,你忘了提醒她,今天是你们店五周年的店庆。

放在往年,至少也是要点几根蜡烛切个烧鹅腿庆祝的。



在这之前,你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去蛋糕店定制冰淇淋蛋糕,为了能在蛋糕表层体现她的卡通肖像,你甚至强迫着蛋糕师重做了三个,还打上曾经她为店铺设计的LOGO。

你担心蛋糕融化,在大冬天关掉暖气,摇下车窗制冷,一面接受迎面的寒风一面超速前行,赶在约好的咖啡店等她。

你幻想着用勺子挖出满满一勺奶油塞进她的嘴里,以便可以用纸巾擦拭她的嘴角来触碰她,你甚至计算好了与她凝视的时间,以及与她贴脸接吻的角度——可事实上,她从头到尾都和你隔开着一张茶几,也只和你说了两句话。此时,蛋糕已经化了。

最后你犹豫了一会儿拿起蛋糕,重重地砸向了地面,并发誓从此以后不会再与她相见,你甚至掏出了手机,准备将尾款结清老死不相往来。

但是下一秒,她又出现在了落地窗的背后,对你招了招手。

你转过身,弯腰收拾起了愤怒和狼狈,屁颠屁颠地冲出了咖啡厅,你睁大了眼,期待她的下一步行为。

她却只是衔着烟,把手伸进你的口袋对你说“借个火用一下”。



她永远是一副很忙的样子,来去匆匆。

你找不到任何理由见她一面,请她吃饭,带她看电影,除了她催你还债。

谈钱,伤感情。

但你和她感情延续的唯一方式,却只能是谈钱。



两个月后。

你按住台球桌那个厚实的信封,为她递上一根台球杆,伸出两根胖乎乎的手指,一局两千!

她的嘴角冷冷一笑,用四种角度藐视着你,在台球桌上,你仿佛从来都不是她的对手。

这是你们常光顾的台球室,重大节假日到来之前,你们都要来一次三局两胜,谁输了第二天就在店铺门口扮演吉祥物。

如果不是每次你趁她不备把她的几个花色球藏起,如果不是每次你不留痕迹为她的死球解围,如果不是在她几乎认输的时候你磨蹭着故意不让黑球进袋,或许你还有胜算。

爱情,不就是明明可以一杆清台,却只能在她面前不断让母球进袋,你试过这样安慰自己。



几局下来,和往常一样,你心甘情愿地败了,随着黑球落袋,她收走了信封,又说出了那句经典台词:“剩下的钱请你尽快打到我卡上!”

等等,你拦住了她,把脸贴在了她的耳边:“要不我们赌一把大的。”

她瞥向你瘦弱的钱包,有些怀疑:“赌什么?”

“我赢了,你亲我一口,你赢了,我把白球吞掉,敢么?”

没什么不敢的,她抽过杆子,嘴角又是冷冷一笑。

你卷起了袖子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,请示她:“Lady first。”

你左右开弓,用风骚的走位,猥琐的停球,各种酷炫的拉杆缩杆,以期她对你的球技刮目相看,可是最后,全被她见招拆招,一一化解。

你又输了,大汗淋漓中张开大口,心里估摸着要不要把母球打碎了再吞,她却已经收走了球买单离去,作为她留给你最后的尊严。

这一次,你还是没有挽回她。

你以为你未曾赢过的原因只是没有尽力,其实你尽力了也是一败涂地。

在感情的世界里,亦然。



六个月后。

你冲下飞机,在她出现的地点等她。

你抬起头,看到这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,比照片里看要大,这是你们在三周年店庆时约好要来的地方,只是你后来累倒了没去成而已。

她拉着价格不菲的行李箱站在街的对面,因为懒得走动,就擦拭着墨镜假装没有看到你。

你招了招手,狂奔而去,腰包系在肥胖的腰间,左右摇晃,都能听到一堆硬币与赘肉撞击的声音。

五个小时之前,她外出旅游,钱包掉了,她想到了你,是因为你欠她钱,因为你的名字排在她通讯录里的第一个,或者还因为别的什么原因,总之不是你暂时所想的可能。

你拉过她的行李箱,把剩下所有的钱都塞到她的手中,包括那一把硬币,你觉得机会来了,所以孤注一掷,期待一次完美的旅行。



此时是淡季,你的店铺入不敷出,加上之前萧条的整体经济环境,你把车都抵押了。

你有些懊悔,为何之前不把钱一次还清,搞得现在她急需钱的时候,你却帮不了她太多。

然而作为自尊心很强的你,当着她的面还是得说,还好之前没把钱还清,不然你现在都不知道找谁帮忙了。

从头到尾,她都没有数钱,也没有说话,她只是沉默而又略带内疚地看着你。

很快,她的身后停下了一辆车,走下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,青年才俊按住她的头,将钱包塞到她的手中。

“别闹了,跟我回去吧。”

原来,她的钱包没丢,是在跟他赌气,你不过是过来给她的脾气加法码的。

当听到他的排气管的声音,你就已然明白,爱情根本就不是雪中送炭,而是锦上添花。

他拉着她的行李送她上车,对你甩了甩手:“这里没你的事了。”

她扭过头,尽管有些内疚,但仔细想想,这里确实没你的事了。



你有些不甘,又不知再有什么理由阻止。

你脑子一片空白,大腿不听使唤,上前敲了敲车窗。

玻璃一边下降,你一边嘀咕着:“借我点钱,我还得回去。”

她用轻车就熟的手法从钱包里点出了十张百元大钞,拿去,不用还了。

身旁的青年才俊摇了摇头,一脸的鄙夷。

你闭着眼,用力地接过钱,在车启动的那一刻,你对着副驾座上的她喊道:“我会等你回来的!”



年末。

你没有等到她,熟悉的朋友们却来了,他们提着啤酒和炸鸡与你庆贺。

这些都是你曾经请来的群众演员,为了让她对你们的事业有足够的信心,连续两个年末你都会花钱请他们来你店里吃饭照顾你的生意,以覆盖店铺整体亏损的真相。

你认为她和你在一起应该值得拥有一段体面的感情,所以你砸锅卖铁博她一笑,然而,你不懂,任何一段体面的感情,都和体面的修饰无关。

因为掺杂了太多情感的因素,这笔假账,她并不知道,所以分手之后的分账,也要把这些人带来的营业额计算在内。

朋友问及,你为什么不坦白告诉她自己是在弄虚作假,让自己活得那么累。

你露出少年派无奈的口吻:“你会愿意相信这样的故事吗?”

更何况,你亏欠的东西也不仅仅是钱,更多的是你在精神上的一种愧疚——你玩游戏觉得卡,不让她在房间里看ipad;你不想被她发现在房间里抽烟,偷偷把自己锁在房内假装睡觉,尽管后来她也喜欢上了抽烟;你仗着自己胃口大,偷吃了冰箱夜宵,却让她饿着肚子睡觉;你担心她在飞机大战中赶超你,甚至不肯为她越狱手机装外挂。

其实,排除愧疚之情,这钱是你唯一可以接近她的机会,你认为这样解释他们会比较相信。

你通过还钱,知道了她对你还有短暂的依赖,知道了她新的生活方式,知道了她对生活真正的向往,也证明了一直困扰你很久的问题,她没有你确实会更幸福。

朋友们留下来陪你吃了一顿饭,故意腾出一张椅子,作为她的念想存在,故意与你和这张椅子有说有笑,假装她还没离开。

你后来想想,觉得不吉利,又把椅子抽了,但总不时地回头看,隐约感觉她还坐在那里看着你的背影,就像装修时她看你试菜的样子。



年初。

房东拿着一叠续租合同找到了你,肥胖的手握住圆珠笔,颤抖着,最终没有在下面签字。

房东诧异地望着你:“刚装修的店铺,为何不要了。”

“是的,不要了。”

你编了十个理由回答他的问题,却没有一个提及到她。

这里承载了你们太多的回忆,为了营业执照以及各种许可证,你们各处送礼各处跪舔,你们在这里争论原木地板的材质和颜色,你们为了菜单上的小吃在这里吃遍了整个城市的甜点,你们猜拳决定着答谢顾客的方式是打折还是折现。

后来,装修完毕,甲醛尚未散尽,她却已经出局了。

最后房东只好祝你恭喜发财,说着“创业失败重新再站起来”之类的心灵鸡汤。其实他并不知道,你早已经摆脱了经营上的一切困境,此时你这家店铺的营业已经是这条街的总和,你不续租并不是因为钱。

就像你不愿还钱,也和钱本身没有关系。

烟火漫天,你拉开收款机,取出了所有钱和银行卡,拉上闸门,披着吉祥物的套装,你朝着招牌潇洒地挥了挥手,朝着城市最孤独的方向走去。



她已经好几个月没接你的电话了,也许正是她所说的那样,这钱不用你还了。

她也不愿见你,仿佛你的人生已经在她的世界抹去。

于是,你戴上头套,假扮一只大公鸡的模样,站在她家的楼下那条街上,窥视着来往的人群,试图找到她的身影。

小朋友们过来和你合影,你懒得搭理,还把他们弄哭了。

另外几个也在附近做活动宣传的吉祥物,愤愤不平地看着你,挑衅你,觉得你抢走了他们的生意,他们装扮成暴力熊的模样追着你跑了三条街。

你一路奔跑,跑不动了,蹲在了一堵洁白的石灰墙下,故地重游,你又回到了这里。

你触景伤情,难以释怀,一年以后,墙上的那笔轮廓依稀存在,那是你们分手之前在一起的样子。

你大口地喘着气,又站了起来,伸手歇斯底里地擦拭你留下的一笔,你甚至用头撞击,妄图拆了这堵墙。

然而,伤害,永远停留在它发生时候的样子。无论你将来是一只大公鸡还是动感超人,你都无法强大到穿越时空,去抹掉她离开你时那一段记忆的疤痕。



你停下擦拭的动作,影子的身边,又多了一道影子。两个影子叠加一起,又把模糊的轮廓,填得满满的。

你转过身,愣住了,她站在你的身后,伸出手:“把钱给我吧。”

她和他经历一场短暂而又并不愉快的情爱关系之后,分手了,看似门当户对的爱情在她偷看完他的微信之后结束了。

她证据确凿,他哑口无言,你不知是该为他的招蜂引蝶而庆幸,还是该为她的受伤而受伤。

但终归,一切都与你无关,你始终都没有搞明白,无论有没有那个青年才俊,她都不再属于你。

你咂了咂嘴唇,从大公鸡的口袋里又掏出一个信封:“这是最后一笔钱尾款,算上上次借你的,从此两清了。”

这一次,她没有数钱,愣在原地,看着你的背影潇洒离去。



一个星期后,你收到了她的短信。

她终于看出了你苦心积虑埋下的玄机,她说:“那笔账,你还是没结清。”

你一笑,一把抓起口袋里的九个一元硬币,全部丢在了江里,却没提醒她,这笔钱,谁也不欠谁,因为那是说好留着一起去领证的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

QQ|免责声明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花开暖年网  

GMT+8, 2017-8-22 03:40 , Processed in 0.101007 second(s), 3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14-2015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