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用新浪微博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搞定

搜索

本文来自

治愈系

治愈系

人已关注

遇见你,我读懂了这场邂逅的宿命。仰望城市与城市的繁忙,我们选择擦肩而过,选择留下,选择放弃,选择执着。

精选帖子

收起左侧

此生此世你可能都不会再这么有文采了

  [复制链接]

10

粉丝

11

关注

178

帖子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11
4361143 admin 发表于 2014-12-31 21:05:46
9_234739_5.jpg





主播:阿玉

台长:凌霄
监制:晨晨
文字:夏茉莉


“别以为是我忘了,我什么也没忘,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。”
——史铁生《我和地坛》


虽然我记性确实很差,但我不会什么都忘记的,也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。我还是那样,喜欢观察着,然后简单写几句,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。


——七八年前,我很少上线,上线对我就一个作用,联系人。


那时我跟着一群朋友搞文学社,做文学电子杂志。有个朋友说,总有天想出成实体刊物。


所以我们这批人聚集在一起,除了不停地写,互相激励,就是找书看文,发表一通感慨。


我通常一天在线的时间不超过两小时,上了十分钟,约了对方,然后赶紧下线写东西去了。我深知我的个性,有拖延症,怕和哪个人聊久了,耽搁我的进程。若干个小时后再上线,和对方互报字数,从字数里看谁思维敏捷,谁注意力集中。


半年过去了,起先和我QQ在线同等级的朋友,有人都两个太阳了,而我还没挂到一个太阳。他们困惑完后终于知道我的那个怪习惯:和人家拼字数写东西的时候,是绝对不会在线的。


而且那时我就养成了隐身的习惯——现在的我会说哇哦,我那时才十六七岁,一张白纸无经历,原来早就开启了早衰之路!


那时候,我很少玩空间,既不更新说说,也很少写日志。即便写日志也是杜撰的内容,因为我没有真实的经历,要我凭空杜撰什么感想,简直是折磨,我还不如完全杜撰一个故事——惜字如金,我是个吝啬鬼,要让自己每个字挥霍得有价值。


能不浪费,绝不浪费。结果有个人一直觉得我很神秘,经常跑到我的空间给我刷留言,我过了好几年才看见(不过这个人,我已经绝交了,不堪其扰)。


之后,先是忙于学业,后来是混进了网络配音圈子给人家做东西,于是这块就荒废了。


很久很久没和那些老朋友联系了,我可以说我看到这些人的头像,从那些年的一排全亮着到后来稀稀落落的在一片灰色中显现色彩,却是再也不会闪烁,安静地躺着了。


朋友嘛,很久不联系,也不会刻意去联系。嫌无事不登三宝殿,打扰人家不好意思,何况彼此都有新境遇了。


“有些人,很久不联系了,就没必要再联系了。”网传的一句话,我肯定这句话不是针对真的朋友。


过去的时光是现在的铺垫。我看着时光一点点蚕食彼此曾经的愿望,看着她们一个又一个忽然变得很文艺,然后一个又一个封锁了空间,连我都进不去。




简明扼要,身边的少男女少女一天天地长大了,从咋咋呼呼变得沉默含蓄。从来不玩空间的人,忽然在空间里表现得很活跃。没文采的也暴发了文采,然后会在反复的情绪里持续一段时间,终于销声匿迹,最后甚至关了空间。


不关的,也死了半条命。觉察到对方锁定或是删除了大量内容,分明有清理的意图,可大概又不忍心完全抹净,雪泥鸿爪,好像要证明什么。


所以,有些话,我是对有点文艺细胞的人说的:


一个人思考,往往是痛苦。一个人突然显示出前所未有的才华,或者这个人一度沉寂的才能又暴发时,往往是因为经历了什么。


类似我们这样的人,面对第一次经历着的痛苦,是很有可能写些文章,发些感慨。当然,除了写给自己看,写给和自己有同感的人看,相当大的部分,都是有特定的倾诉对象的。


特别是我最近看到的一个姑娘,文笔不错,我基本见证了她的痛苦,我肯定她的每一篇日志都写给那个男生看。同时我肯定那个男生是绝对不会去看,即使会,也得过好几年。十年?谁知道,她洋洋洒洒的篇幅,后来我也没仔细琢磨。


如果朋友,你不是打算我们这个(文艺的)圈子里长驻的,你就会明白:你可能此生此世都不会这么有文采了,不会为了哪个特定的人写这么多只给他看的文字了。当一个人为另一个人执笔多次,在痛苦中把眼泪熬干后,此后不大有可能故技重施。


当然,这仅仅是我的观察报告,我观察到的基本如此,很少有例外(我竟然举不出例外)。


原因?我考虑看看。一,想让自己的每个字都落得有价值?那是我的想法。二,从此没有人再可以践踏、羞辱你的感情了,你已经在心里挖了座坟(也许是曾经,也许是将来),这是比较文艺比较清高的想法……


因疼而抒情,我认为这种程度的文艺,也几乎快使一个人变成哲学家了吧。不用感到可耻,阿兰·德波顿在他的《爱情笔记》中说了,他认为哲学的起源就是对爱情的探究(在这里我先补充一个生死的问题,我认为生老病痛离别也是一个起源,凡是痛苦都可能引人深思)。


德波顿的意思是,说到哲学,莫非古希腊。说道古希腊,莫非柏拉图、苏格拉底、亚里士多德了吧,这三人的对话都和爱情有关过,最经典的应该是柏拉图和苏格拉底这对师生。


你看这么高尚这么有思想的人,也算是跟你那段光阴里的思考陪葬了,你又有什么可以感觉耻辱的呢?


最后,我的原始文风终于回来了——平实,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,隔壁的大妈都能看得懂的。然后忽然会戏谑般讲笑话、仿佛一切事不关己的风格,不经意戳人以痛处,不明白的人以为我没心没肺,明白的人又会把我想得太可怜,认为我肯定很心酸很挣扎。


不过我会很少胡扯了,毕竟,创作来自真实的生活,真实的、卑微的、平实的,才能引发真正的共鸣。


如果经历地够多,你的笔下,总归有股刻骨铭心的滋味在人心头。没有经历的,那就去玩命儿地观察吧(那就像我一样躲在暗处阴测测地观察好了),然后时不时地把总结报告丢出来,能不能变成“炸弹”就不知道了。


要知道,连张爱玲都痴迷地听着市井里的喧闹。否则你很难写出最接近事实的生活。


当然,有些人可能此生此世不会再这么有文采了,对这些人来说,文字只是抒难的途径。作为一个旁观者,我想残忍地说句,好好把握此时的文采,我这是伤仲永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

QQ|免责声明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花开暖年网  

GMT+8, 2017-8-24 05:24 , Processed in 0.104390 second(s), 4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14-2015 Comsenz Inc.